列车长忆殉职乘警:最后一次见他时正在执行任务


荷兰奈梅亨大学医院的发言人说:“我们收到了2400个这样的口罩。全在仓库中,我们没有使用过。”荷兰卫生部表示,目前尚不知道是否有医护人员已经带着这些“问题口罩”上岗。

没有联邦政府的有力管控和统一调配,各州的争夺尽显“散装”特色,州和州、州和国之间都有可能成为医疗物资争夺赛的对手。而更令州政府担心的是,强大的卖方市场下医疗物资将会“涨”声不断。

而美国总统在3月24日的福克斯新闻市政厅中表现也“毫不逊色”,反斥纽约州长没有早点准备多点呼吸机。

“我们需要个人保护防备和呼吸机,但是据我所知,现在能够拿到的物资只是所需的一小部分。”当地时间3月24日,一名来自纽约的护士在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表示。知情人士透露,美国一些医院只能对面罩等防护工具进行消毒后重复使用,甚至一些医院需要招聘志愿者对口罩进行消毒。

考虑到医疗物资的紧张现状,3月18日,美国联邦政府搬出了因1950年朝鲜战争而设定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战争和紧急状况下可以直接下令私营企业满足国防需求订单;由政府机构来分配原材料和人手,推动和优先保证战备物资生产;政府可以实施价格管控,禁止民间囤积物资和涨价。

从上周开始,陆陆续续有美国医务人员和普通民众在社交平台发布带有#GetMePPE(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的标签发文,呼吁外界援助口罩、防护服和防护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并向美国官员喊话。

随着感染人数指数式暴涨,不少美国民众终于开始重视这场曾经被视为普通流感的疫情。然而令人糟心的是,全球范围内医疗物资紧缺的浪潮也覆盖到了美国身上,像纽约这样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储备“捉襟见肘”。

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英格兰医学主管史蒂芬·鲍维斯称,每一个人都必须努力,减少病毒传播,进而减少死亡病例。据央视新闻报道,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27日17:13,美国新冠确诊病例为100717例,死亡1544例,日新增病例已经接近2万人。与此同时,美国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开始提升,但截至26日,只有纽约州接受检测的人数超过10万人,有36个州的检测人数不足1万人。

他说,合作过程中即使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可以实事求是地加以解决,而不应作政治化解读。中方期待荷方关于口罩质量问题的进一步调查结果。

事实上,美国在这场疫情中的反应确实相对滞后。有美国留学生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直到3月中旬,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